法國式狗痴精神

                                                                                 作者:鄭寶娟

 

        在以熱鬧收場的「韓日世足盃」賽事期間,雖然韓國政府礙於國際輿論,對於一向備受全世界爭議的韓國狗肉餐保持低調,可是很多民間團體卻不惜大處愛狗的西方人的逆鱗,乘機大肆宣傳狗肉文化,還特地辦起狗肉宴席,策略性的請一些外國球員與記者品嚐。對於韓國人的此番作為,國內有學者為文大家讚揚,認為當權世界都在”西方邏輯”下運轉時,韓國人竟敢逆勢操作,毋寧是種民族風骨的表現,值得師法。
  在報上讀到韓國人大辦狗肉宴席的消息時,法國某家專做寵物大餐的廠商適巧推出一種新風味的狗食罐頭,大幅廣告貼滿巴黎的大街小巷,向愛狗的人士報告了一個大好消息,宣稱自此犬兒們不必再吃一團團面貌模糊形跡可疑的肉泥了,該公司新推出的寵物大餐,可在用餐時間給牠們一個驚喜,牠們可以吃到肉醬通心粉或白汁魚柳等佳餚美味。畫面中那隻英國牧羊犬眼前那盤義大利美食,看著色香味俱全,連我這個靈長類動物都食指大動,這才發現狗在法國受到的是人的待遇,又連帶想到,一個把狗當人愛的社會,比起一個吃狗的社會,實在是可愛多了,無法理解何以會有同胞把韓國人拿”人類最好的朋友”來下鍋的醜聞當佳話,並把這種野蠻行徑提昇到”拒外反霸”的高度,心想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為反而反”的思考方式,才分外暴露了”二等國”國民的狹隘心態。
法國狗食大觀
  還沒住到法國之前,就聽聞法國人是全世界最愛狗的民族,說法國人上高級餐館時也帶狗兒同行,侍者會殷勤地為他的愛畜準備一張加高的椅子,帶孩子同行則不會特別受優待。直到長居法蘭西大地之後,才真正深刻體會到法國式的狗痴精神,養狗的人家無不把這方神聖當成家庭成員,與之同桌而食同榻而眠,與之接吻擁抱訴衷腸,為了牠們的身心健康,還不時帶牠們上美容院、寵物醫院、寵物心理門診,所花的心力與金錢,幾乎與養孩子沒有兩樣,看在我這個”把畜牲當畜牲”的中國人眼中,經常要有孟子所謂的「率獸食人」之歎。
  就拿狗食品來說吧,我雖然不養狗,但曾經多回被出遠門的朋友託管他們的寶貝狗兒,對寵物食品多少有些研究,發現這個市場與人類食品市場一樣博殺激烈,品目也一樣繁多,而且每隔一兩個月便會出現新品牌新口味。有個叫Eukanuba的牌子,專走高價位路線,聲稱以純粹美國羊肉、糙米和特種礦物製成,特別適合皮膚過敏或有腸胃病的成年犬隻食用。另一個牌子則強調是用戶外散養的”農莊雞”雞肉製成,保證不含激素與抗生素的殘餘物,也沒有雞頭雞腳雞內臟的成分。還有一種Hill`s牌的所謂Science Diet,是來自美國的科學化配方「健康餐」,專為預防狗兒的糖尿病而調製,必須由獸醫處方才買得到,這個牌子還以它的減肥餐而聞名哩。
  我曾約略計算過養一隻大型狗的每月平均開支,除了狗罐頭、新鮮肉頭肉尾,還有添加各種維他命的狗餅乾,沒有一百歐元(約三千元台幣)過不了關,再加上狗床狗屋、狗玩具、狗服裝、狗理容、狗託兒…,還得再追加四、五十歐元的雜費才成。這使我想起一代梟雄曹操心目中的的理想社會,「民無爭訟,三年耕有九年儲,倉榖滿盈……恩澤廣及草木昆蟲。」看來法國的牲畜之所以如此受嬌寵,想必是拜法國社會的”倉榖滿盈”之所賜。
  法國人對寵物精神上的平等相待,又比物質上的慷慨施予更令人印象深刻,他們養的鳥兒、貓兒、狗兒非但有正名,也有各種暱稱,他們的保暖情緒健康也處處受到細微的關照。我認識的一位漢學家,家中養了三隻貓、一隻狗、一隻天竺鼠、一籠雀鳥,活脫脫一座動物園。那隻大狗受慣主人的愛寵,以為全世界都會如此待遇牠,逢上客人登門時,總把自己塞入人家懷中蹭來蹭去,見人家對他不感興趣,就用一雙哀怨的眼睛痴痴盯著人家看。主婦下廚的時候,那狗兒子便蹓進廚房楷油,不是叼走一塊切好的肉,就是在做好的菜上舔幾口,主婦嬌聲嬌氣的斥喝牠幾句也就了事。他們家的絨布沙發和木樓梯上鋪的地毯,處處是狗兒子發癲時留下的五爪抓痕,名貴的瓷器也在他滿屋子橫衝直撞時紛紛玉碎瓦解,可夫婦倆卻不以為忤,經年性地任之由之,如此受寬容,在我看來,也只有兩歲以下不解世事的黃口小兒才享受得到的特權。


狗在法國是聖獸
  對於狗兒子的種種破壞行為,做主人無不充滿護短心理。原來那是一隻流浪狗,捕野犬的清潔大隊在街頭逮住牠時,漢學家恰好目擊了,大大動了惻隱之心,費了一番周折把牠認領回家,因為被捕一星期之後還沒失主去認領的狗隻,如果又不巧染了病,最終的命運就是安樂死一途了。成了家狗後,牠仍然丟不掉流浪街頭時染上的種種惡習,人來瘋是一例,隨地便溺又是一例。可能是落難街頭的凍餒使他本能的缺乏安全感,牠在溫飽無虞的歲月裡,對食物仍然有著無限度的欲求,非但要填滿胃腸,還要未雨綢繆,給牠的食物有一大半會叼著去尋個隱密的處所藏匿起來,結果漢學家夫婦便老是在衣櫃裡、唱機後、地毯下找到吃剩的生肉和沒啃乾淨的骨頭。而對那隻大笨狗的種種惡行劣跡,女主人正要發火時,男主人總是適時出言聲援﹔「想想看牠以前在街頭吃了那麼多苦頭,過的是有這一餐沒下一餐的日子,自然牠會比別的狗兒多了些憂患意識,你何必跟那個可憐的小東西計較?」聽到這裡,我們幾位做客人的都笑了,因為我們早已聽聞那隻老狗被認養入門已整整十二個年頭,當真有流浪街頭的苦難回憶的話,理該也在湮遠的歲月中瀰散了,牠缺的不是憂患意識,而是一點規矩罷了。
  漢學家對他家那隻老狗的愛,可不是什麼特例,一般養狗的法國人泰辦也是如此寵溺家中的動物伴侶,而這種寬容甚至縱容,早已形成一種普遍的社會風氣了。眾所週知,法國人養護美麗的草坪,是為了方便境內跟人口一樣繁多的狗兒大小解用的,炸到巴黎的外國人往往為花都鑽石地段上處處可見的狗大便而咋舌不已,不明白何以愛美愛繁縟的法蘭西民族,竟然能忍受在自家門面上綴滿臭氣薰天的狗糞,他們不了解,狗這種動物在法國已然是種”聖獸”,在這個人際關係日益疏離的後工業社會裡,已一步步取代子女、親戚、朋友的存在功能,全面性地滿足了人們需要愛與被愛、依賴與被依賴、信任與被信任的情感需求。跟人不一樣的是,這號生靈沒有差別心與勢利眼,對上智下愚對富貴或貧寒,都一蓋報予忠誠與依戀,所以很多心理醫生都將之列為重要處方,用以治療自閉、孤僻、我執、厭世等種種心理疾病。
  回頭在說韓國人吃狗肉的這個火爆話題。再漢城或仁川親眼目睹韓國人宰狗並大啖狗肉的實況後,法國狗痴們受的精神刺激不小,回國後對著各路媒體大罵韓國人雖然能造價廉物美的汽車與電器,可教養方面卻不如蠻荒時代的野人,因為人類把狗類馴養成狩獵與農牧的幫手已有一萬多年時間了,狗兒們除了不會說人話外,早已成了與人類聲息相通、互惠共生的親密生活伴侶,覺不像韓國人宣稱的那樣,”只是種習慣問題”,相反的,是”缺乏最起碼的生命通感”,在法國人眼中,自然禽獸不如了。

     
         
     
回首頁
 
上一頁
       

© GIS暨旅遊資源中心,TCGS

    gis@mail.tcgs.tc.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