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2年4班7號  余明璇

41526平方公里,位於歐洲西部,東面與德國為鄰,南接比利時。西、北瀕臨北海,地處萊茵河、馬斯河和斯海爾德河三大河流入海口。一半以上的土地低於海平面,1/3的面積僅高出海平面1米。從13世紀開始圍海造田,增加土地面積約70萬公頃,荷蘭全國建成的用於攔海造田的堤壩總長度已達1800多公里。荷蘭人說「上帝造海,荷蘭人造陸」,荷蘭人堅毅的精神可是一樣與鬱金香、風車、木鞋一樣聞名於世的。荷蘭總面積雖然不大,地理位置則居策略要衝,因此素有"歐洲門戶"的美譽,而完整的交通基礎建設、高效率的海關作業流程、健全的保稅倉庫制度更使得這個美譽實至名歸。

國旗

呈長方形,長與寬之比為3:2。自上而下由紅、白、藍三個平行相等的橫長方形相連而成。藍色表示國家面臨海洋,象徵人民的幸福;白色象徵自由、平等、民主,還代表人民純樸的性格特徵;紅色代表革命勝利。

氣候

極大部分的時間裡,荷蘭天氣只能這樣形容—惡名昭彰、難以捉摸、就像無可理喻的女人壞脾氣。在余光中先生所譯的梵谷傳裡──梵谷就曾在與弟弟西奧往返的信件中提及:「離開荷蘭以前,我一直不曉得世界上有樣東西叫太陽。」這樣的形容雖誇張,但的確反映部分真實。尤其冬天,見不到太陽就算了,還常常狂風暴雨,真是折騰人。,4到10月,氣候仍舊不穩定,一天之內可能會經歷春夏秋冬,早上氣溫攝氏20度,晚上可能只有7、8度;如果天氣連續好三天,第四天氣溫必定陡降,這就好像我們說的股市定律,股市連漲三天,再來必逢解套賣壓。我曾聽過一個相當不可思議的故事,幾年前8月份的某一天,上午是艷陽天,下午氣溫只剩下4度,晚上竟然飄雪!他們還說,「戴太陽眼鏡超麻煩,因為,一戴上去,太陽就不見了,一摘下來,陽光又非常刺眼。脫脫戴戴,手忙腳亂,屢試不爽!」許多荷蘭人想要離開這個國度的原因,不是治安不好,不是福利不好,而是天氣不好。

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是歐洲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荷蘭的首都。都會區的生活富裕,擁有豐富的文化資產,及其自成一格的幽默方式。市內環繞著五條主要運河,此城有「西歐威尼斯」之稱別以為阿姆斯特丹只有浪漫的一面,其實它還有開放的一面。當地的紅燈事業及大麻交易均已合法化。13世紀以後才逐漸發展為一個城市。阿姆斯特丹整個城市外表(半圓形的都市規劃形式)也是底定於黃金時代,許多運河的開鑿也是在這個時候完成,不過在來到阿姆斯特丹,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登船。觀光首自玻璃遊覽船的繞行運河開始,在擁有一百條運河及超過一千多座橋的都市裡漫遊,在橋下穿梭而過,才能夠真正地體會到這座都市及其水道的寧靜之美。

水壩廣場

阿姆斯特丹的皇宮及水壩廣場,基本上是同一處地方水壩廣場興建於12世紀末,原就為阿姆斯特丹的政治與商業中心其實,隨著時代的演變、城市的轉型,水壩廣場早已退去了政治的色彩,成為繁榮熱鬧的商業區了。自中央火車站至鑄幣塔,以大壩廣場為中心的附近區域,是阿姆斯特丹主要的Shopping區。

 

紅燈區

荷蘭著名的風化區夜有著衣不蔽體的女郎寫著雅房出租

 

庫肯霍夫公園

荷蘭的庫肯霍夫公園〈Keukenhof〉,不但是世界上最大的球莖植物花園,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鬱金香公園百萬朵的鬱金香、水仙花、風信子正在爭研鬥豔,其中鬱金香佔大多數,紅色、紫色、橙黃色鬱金香隨處可見,就連罕見的黑色、淡粉紅色和粉桃色的鬱金香也可以找到。公園占地70英畝,共有600萬株的花卉,光是鬱金香就有超過3000種不同的顏色和形狀,即使花上一整天也看不盡她們各式各樣的姿態。庫肯霍夫的春天真是一場嗅覺及視覺的饗宴,你甚至還可以欣賞到多種不同的歐洲園藝造型呢。

從17世紀開始,很難不把鬱金香與荷蘭這個低地國聯想在一起;愛花的荷蘭人不僅種花,今天的荷蘭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鬱金香與球莖花卉出產國,全球2/3的花卉由荷蘭輸出。境內有將近2萬公頃的土地是種植球莖的農地,當然有半數以上是種植鬱金香,所以在荷蘭的大街小巷旁的花攤,您總是可以看到新鮮而且便宜的花朵,市場裡也有不少販賣球莖或園藝用的小攤,「花」早已成為他們居家裝飾的一部份!在社交場合送禮以50朵為單位!花卉不但妝點了荷蘭的美麗,也為荷蘭賺進大筆的外匯。而荷蘭之所以為世界第三大農業國全因花卉的出口。

 

阿斯米爾

在這裡每天大概有一千四百萬朵花以及一百五十萬株植物在此交易。荷蘭共有8個鮮花拍賣市場,阿斯米爾是外銷數量最大的一個,每天都有超過百萬台幣以上的營業額。這裡全年都開放參觀,是荷蘭每天最早起的城市,也是荷蘭最大的鮮花拍賣市場。熱絡的交易總是從清晨就開始,為的就是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都能看到嬌嫩的花朵最新鮮的樣子。界上有80%的花卉產品是來自於「阿斯米爾鮮花拍賣市場」的交易,對許多花商而言,阿斯米爾(Aalsmeer)可以說是花卉王國的首都城市。先進的高科技與有效率的拍賣方式,是使得荷蘭鮮花交易如此蓬勃的原因。除了荷蘭本身的花農外,國外超過1,500家的花農現在也將他們的產品透過荷蘭的銷售到世界各地。所以,在荷蘭交易的鮮花與盆栽植物,有超過75%都是出口到其他國家的。荷蘭的鮮花拍賣的過程相當獨特、有趣;拍賣鐘的指針會持續地由較高的價錢開始往低價格旋轉,直到有買家按下按鈕,指針停止的價格即是銷售的價格,然後,得標的買家透過麥克風告知所需要的數量。

 

國立博物館

荷蘭有很多的博物館但仍以阿姆斯特丹的國立博物館最有名氣國立博物館內除了繪畫作品的收藏,一樓還有傳統工藝品展出如陶瓷器、玻璃藝品及銀器等頗為可觀。

 

梵谷美術館

 

梵谷是荷蘭最有名的畫家收集了梵谷絕大部分的作品喜愛梵谷的人絕不可錯過

 

海牙

這個城市的歷史就一直與荷蘭皇室密不可分,海牙是個優雅的都市。市內許多令人嘆為觀止的宮殿,更豐富了她皇家典雅的氣度。海牙皇室,才是荷蘭中央政府的所在地,也就是荷蘭的國會。因此海牙是許多政府機關及各國大使的所在地,因而成為荷蘭政治上的中心,以及舉辦各項會議慶典的場所。

地獄門Helpoort 是荷蘭最古老的城門,地獄門的由來是因為很久以前流行鼠疫,病患必須經過此門送往隔離收容。不過現在已變成遊客流連忘返的景點之一了。

馬德羅丹小人國遊樂場

 

它把荷蘭濃縮成一座小巧的城市。阿克馬(Alkmaar)的乳酪市集、和平宮、水壩廣場的王宮,還有阿姆斯特丹和台夫特運河沿岸的房舍等著名的荷蘭景觀,都可以在小人國中一覽無遺。在全長4.5公里的鐵路上,火車四面八方的行駛,風車使勁地旋轉,平底小船也在運河上來回穿梭。所有的複製品都以25:1的比例模仿實體建造並陳列在美麗的庭園中。

 

阿克馬乳酪市場

Alkmaar 芝士市場,是全國最著名的傳統芝士交易市場,夫們便會將自製的芝士帶到市場上,以競標的方式交易。經過專家鑑定質量後,各買家就競標定價,接著買賣雙方便會以拍掌方法來完成交易。這裡最有趣的景像,是各隊戴著不同顏色帽子,以代表自己公司的搬運芝士工人,兩人一組把芝士熟練地搬來運去,成為這裡獨一無二的傳統表演。
知道熱鬧的阿克馬乳酪市場,你就該知道荷蘭乳酪傲世的品質,打從中世紀起,荷蘭的乳酪貿易就蓬勃興盛,今天,年產量逾40萬噸的高產能,也早使荷蘭的乳酪出口額高居全球第一。荷蘭乳酪的種類其實比你想像中的簡約,放在檯面上的也只有艾登乳酪和高達乳酪兩種,可是它們為荷蘭乳業打下紮實江山,令人不敢小覷。這個全球知名的芝士生產王國,每年出口40多萬噸的芝士,高居全世界的首位。而芝士就更是荷蘭人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食物,每位荷蘭人每年就要吃掉8公斤的芝士,數量實在驚人。

小孩堤防

1997年,小孩堤防的風車更正式被聯合國納入世界古蹟的明列之中!如果細加留意,你會發覺它們不時努力表達迥異的心情,像四片翼扇呈十字形表示暫停工作,呈X字形表示長期停工,而當頂端的翼扇偏右是宣告村鎮裡有喜慶,若偏左則在哀悼死喪。

昔時,遍佈在荷蘭境內的風車總數將近10,000座,幾近天文數字,直到19世紀中葉,蒸汽動力和柴油引擎相繼取代了自然的力量,樸實的風車遂無可倖免的走上退隱之路,許多身不由己的風車陸續遭受拆除的命運,今天留在原地堅守崗位的風車大約有九百多座,有的裝修成了屋宅,有的改建成了博物館,總之,提供觀光效益是荷蘭風車今天的主要使命。

 

馬斯垂克

馬斯垂克位於荷蘭南部,是荷蘭最古老的城市,也是著名的美食都市,位於西北歐中心交會點,往來歐洲各國最方便馬斯垂克市中心擁有許多歷史建物,約有1450個古蹟受到法律明文保護,因此別富吸引力。

 

鹿特丹

荷蘭南部的重要港口「鹿特丹」,反而顯出它的藝術性,以及人文氣質。受到二次大戰戰火洗禮的鹿特丹,從瓦礫堆中重生,現代化的摩登建築,讓它成為喜愛現代建築者的天堂。
荷蘭的鹿特丹港是世界第一大港。鹿特丹在荷蘭并非第一大城市,但它保持的港口年吞吐量超過5億噸的記錄卻使它當之無愧地居世界第一大港的地位。鹿特丹港是一個典型的河口港,海洋性氣候十分顯著,冬暖夏涼,船只四季進出港口暢通無阻。鹿特丹港有著現代化的港口設施,同時,港口調度指揮也是依靠了先進的設備和科學的方法。鹿特丹港之所以成為世界第一大港,主要有以下三個原因:第一是它緊臨經濟發達的西歐國家,特別是德國的興起為鹿特丹港提供了天然的經濟腹地﹔第二歸因于歐洲共同體的建立,減少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屏障,密切了國際間的往來,促進了鹿特丹港的發展﹔第三是荷蘭本國工業的迅速崛起,本身也促進了鹿特丹港的發展。綜觀鹿特丹,在其500千米的半徑范圍以內,居住著近2億高收入的人口,產業和人口的密集程度超過任何工業區和城市。有利的地理環境是鹿特丹港飛速發展的重要原因。

 

羊角村

羊角村原本是一處泥煤荒地,因為附近是歐洲西北部最大的泥煤區,從地中海區逃到此地的難民,開始開發這片土地;在挖掘泥煤時也意外挖到大量的野羊角,因此得名。在1776年和1825年的洪水氾濫,大量洪水漫淹溝渠,因而變成河川水道,也造就了羊角村的水鄉景觀,得到「綠色威尼斯」的稱號。目前居民大約只有三千多人,平日以腳踏車和船為主要交通工具,村民大都以觀光業為主。在這裡可沒有景點或美術館、博物館可以參觀,最好的方式就是搭觀光船遊覽再配上散散步。

 

木鞋

五百多年前,在濕地中討生活的荷蘭人,就學會了鑿木成鞋的本事。笨重的大木鞋顯然不會讓雙腳舒適,不過,它無疑是就地取材的最佳產物,在防潮保暖方面也確具功效,加上物美價廉的優勢,笨拙的木鞋硬是安然的得意了幾個世紀,現在顯然已物換星移,能欣賞它的內在美的,只剩執著的鄉間老人和好奇的觀光客了。如果你只想紀念到此一遊,那麼荷蘭各大小城鎮都買得到鏈了雙小木鞋的鑰匙圈或各種木鞋形狀的紀念品